薛洋把我掠回家(´∀`)♡

声声入耳1

薛洋死后他的灵魂一直游荡在人间,成了一只神不知鬼不觉的游魂,说到底是弱的没办法被感知到。
薛洋自己都感觉不到自己,他游荡在静谧的山川间,沉寂的闹市里。
几十年上百年后,薛洋觉察到了自己的存在。薛洋想,原来自己已经飘荡在世间百年,那些被自己杀了被自己逼死的人,大概都轮回过一世了吧。
那就好。曾经那些个纠葛都散了吧。
薛洋依旧游荡在世间,他可以在茶馆听说书,可以在人家院子里听姑娘唱歌,可以……可以看遍人间冷暖,感知世间情。
薛洋有一日荡至一户人家,黑云压城雷鸣电闪狂风大作,薛洋觉得他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那户人家的主母,多年没有孩子,家主却没有纳妾,夫妻情深,终于在主母四十岁那年,怀得一个孩子。薛洋到人家家里的时候,主母正在生孩子。
薛洋看过很多,就是没看过女人生孩子,于是他就荡在房里,看着主母生孩子。
看着那个女人在床上忍着巨痛几个时辰,又看到侍女叫来催生婆,看到清水变成血水一盆一盆的抬出房。薛洋想,他也这样才出生的么。终于在电闪雷鸣间,夹杂着孩子哇哇坠地的声音。
“孩子出来啦!孩子出来啦!恭喜夫人,喜得贵子。”催生婆抱着孩子乐呵呵的说道。
主母笑了笑说:“让我看看孩子。”
主母看着这个皱巴巴的孩子,眼底泛酸:“洋儿,娘亲盼你很久了。快些将孩子洗净包好,给他爹看看。”
“诶!是!夫人。”
薛洋有些不自在,想离开这里,却发现自己可以踩到地了。他居然可以踩到地了啊。
主母支退侍女们,躺在床上,看着床上的梨花木雕,余光瞄着那个少年身形的男子。
主母有些害怕,也有些不知名的情绪,她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个女人几年前时常在梦中梦到一位稚子,这几年断断续续的做梦,梦到稚子从乞丐到吃穿不愁的贵族子弟,她就再没做过那个梦,怀了孕。
主母一直认为,那个梦中稚子,会成为自己的孩子。那个房里穿着黄袍的少年,就是自己梦中那个稚子。
“那个...你是不是在房里?”主母有些紧张的开口了。“我看得到你,你就站在茶几旁。”
薛洋有些紧张,他莫不会有实体了???“啊?你?看得到我?”
主母笑了笑:“我看得到你,但是听不见你的声音。”
薛洋:…噢。
主母说道:“我觉得你似曾相识,你好似我的孩子。”
薛洋翻了个白眼:你才刚生了一个肉球,就乱认亲戚。
主母笑了笑,眼底泛酸,说道:“你很好,留下来吧。我可能明天就看不到你了。”余光中的薛洋身体变淡了一些。
薛洋,他,没什么想法。他不想被世俗缠身,于是他点了点头。
主母看到,又笑了。“听不见你说话,真遗憾,但是能见到你,我很高兴。”说罢,主母便闭上了眼。刚生了孩子,主母也要休息了。
薛洋在房里走了几步,借着月光,看不到自己的影子就放心了。明天如果那个女人看不见他,他就走。
(勉强算重生的薛洋)

我就是心疼薛洋这个人,为什么他的用心就是没有人看到?他该死,但是我喜欢他,他很好,对我来说,他已经很好了。

醒醒,大清亡了

醒醒,大清亡了。

糖柳先生:

我喜欢洋洋


苏酒初_:



铁马冰河:







心疼你们小小年纪不去念书把小说的一切当做三观。








你指望着小说教你什么?这东西看看罢了,我说我喜欢江澄,你说哦你是个得理不饶人还尖酸刻薄的。








行吧那你喜欢魏无羡是吧。








那你就是个没心没肺没脑子英雄病处处别人给你收拾烂摊子到头来都是一堆身不由己害死养父母全家让别人替你四处奔波,三千条命不作数杀人放火都是因为身不由己。








我去你妈了个大西瓜。








你看了小说就学到这个?学会如何推卸责任学会如何连累别人学会以怨报德?








您这三观语文老师怕是要给您气死。








因为他是主角就先入为主你咋不上天呢。








小说就教给你这个?还是说你只看到这个?
回去多读点书,别特么做个键盘侠balabala








凭什么全世界都要原谅他魏无羡的身不由己,凭什么所有的人都要爱官配








法西斯亡了,希特勒已经死了。








拆官配萌邪教还要给你骂?








都是爹妈生的都是写同人的谁也不比谁高贵人也没有三六九等。








陈胜那时候都知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都是人凭什么你萌的官配我们要给你骂?








不喜欢就别看谁逼你了?








魔道祖师这么多人物凭什么只能喜欢魏无羡?凭什么看魔道只能写忘羡?








每个人想的都不一样你想的不代表别人想的。








别年纪轻轻就知道做键盘侠靠一根网线喷别人还一副天底下我最大的样子。








回去念书吧,你算个啥。








醒醒,大清亡了。





《薛洋小甜甜》晓薛晓『一』

He   晓薛在义城谈恋爱
         故事背景就义城
        
我只想道长天天薛洋。

『一』
         这天天气正好,薛洋带着晓星尘溜阿箐。
         薛洋牵着晓星尘,晓星尘牵着霜华,阿箐牵着竹杖。
         温暖的阳光照在三人的身上,驱赶前几天义城阴雨的寒气。
         “道长~前面有个豆腐摊子,我们去吃吧~”阿箐拉着晓星尘的衣袍说道。
         薛洋挑挑眉,拉下阿箐的手,“小瞎子,要吃就吃,你别动手啊。”
         晓星尘笑了一下,脑袋动了一下,转向阿箐,“阿箐我把钱给你,你自己去吃。”
         薛洋一听炸了!!!“道长!!!我呢?!!!我呢?!!!!我呢?!!!!”
         道长还没说话,阿箐笑了笑,“哼,坏家伙你活该,谁让你欺负我,吃不到豆腐脑了吧,哈哈哈哈。道长人真好~”
        晓星尘的笑意越发明显,“阿洋昨日吃了太多糖,今日就不要吃了。下次再带你来。”
        薛洋哭唧唧的看向晓星尘,“道长,你舍得吗?”
        “舍得。”
        薛洋:QAQ

        薛洋哼哼一笑,凑向晓星尘的左耳说,“道长~洋洋想吃豆腐脑~”
         晓星尘内心一阵悸动,差点就点头同意的时候,薛洋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晓星尘的耳朵。
         晓星尘一手握住薛洋的手往回走,一手又给阿箐掏了几枚铜钱,“阿箐,我带阿洋出去一下,晚上你自己买着吃。别吃太多零嘴儿。”
         阿箐懵懵的,拿着钱目送晓星尘和坏家伙。
       
         “道长!你都不给我吃豆腐脑!”薛洋喊着。
         “下次带你去吃,今天先吃你。”晓星尘将门打开又关上,薛洋闻言有点...有点...被吓到。
          “道...道长....你...怎么...了...啊?”薛洋昨晚死缠着晓星尘他都没反应,今天大白天的怎么回事儿啊?
            晓星尘不太想开口,但还是说了。“阿洋,我....我...”
            薛洋笑眯眯的看着晓星尘。
            “阿洋...我心悦你。”
             薛洋嘿嘿一笑,巴拉着晓星尘就亲了上去。“道长~你就是想与我做些翻云覆雨之事~装什么清风明月呀~”
             晓星尘一只手抱着学校,一手挑起薛洋的下巴,对着那张嘴亲了下去。
             薛洋:在床上你可不是这样的。

《若以止白》『三』

 he【晓薛】【现代•抱山大学书法系晓星尘×高三生薛洋】

    薛洋昨天吃饱喝足,又是感情激动的哭了一发之后,洗了个热水澡就躺床上睡了。
     第二天一早晓星尘带着他买来的蛋挞就来找薛洋了。商业街白天倒没那么喧闹了,但是晓星尘不知是心急还是太热,流了挺多汗。
     客栈还是那个客栈,里面的伙计也都放假回来工作了。虽然伙计们都挺其貌不扬的,但浑身那个架势一看就不是一般人,都穿着古袍,而且不是现代合成的料子。浑身的打扮也都似古人。
    “请问您是...?”一名略施嫣黛的妹子嚅嚅的问着晓星尘。
    “你好,我叫晓星尘,来找薛洋。”
     妹子皱了皱眉,将人请了进来,说道,“洋洋他还没起,你要不要等等他吧,他起床气挺大,我们都不会去触他霉头。”
      晓星尘笑了笑,“没事,我等他。”
      晓星尘就这样点了壶茶,从早上八点半等到了十点。妹子给了晓星尘一本小说打发时间。不太长的一本书。
      这本书里角色的名字都用字母代替了。
      [这本书就是《魔道祖师》义城篇]
      晓星尘看完这个,心情很悲怆,他以为道长和少年还有少女可以一直生活在一起,就算是假的。可是殊途不同归,最终角色们都没个好结局。小说终究是小说,再怎么遗憾也不可能更改结局。
      快到十点的时候金光瑶给薛洋打了好几个电话,薛洋十分不耐烦的接了,金光瑶叮嘱了薛洋几句就挂了电话。薛洋就起床洗漱了。
      薛洋洗漱好换了身衣服出了门就乐呵了。昨儿那个晓星尘给他带早点来了。
      薛洋整个人洋溢着幸福,勾着嘴角蹦达着下了楼。
      晓星尘正沉迷于小说压抑的故事中,没注意到薛洋蹦达的声音。
      “诶,晓星尘。”薛洋弯着腰凑在晓星尘耳边说道,“看什么呢?这么入神。哟嗬,你还看这个?”
       晓星尘原本低着头,听到薛洋的声音猛的抬头看着前方,他知道薛洋在他身侧,可是他就是直愣愣的看着前方。
     “诶,傻了?”薛洋皱了一边的眉,一只手在晓星尘面前晃了晃。见晓星尘还是没有反应,薛洋推了推晓星尘。
      晓星尘终于回过劲儿了,抱歉的朝薛洋笑了笑,又将蛋挞推到自己对面的座位前。
     
     
     [就写到这里吧,我要精尽人亡了,实在等不了大大们更新就自己写了。写完过个半个月我再看,就可以当一篇新文去看了....我她妈就是个250!看过就忘了啊!!!!晚安。]

《若以止白》晓薛『二』

he【晓薛】【现代•抱山大学书法系晓星尘×高三学生薛洋】
  

      薛洋翻了翻白眼,吞下一口奶油。“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阿箐她不爱戴眼镜嘛,说她小瞎子也只是跟她开玩笑嘛,不过阿箐有时候真的很过分啊,老打我小报告烦都烦死了。哎,这雨怎么越下越大啊....”
      晓星尘对这个活泼少年还是蛮有好感的。听到薛洋最后一句,晓星尘抿了抿唇,“你能借我把伞吗?我明天还你。”顿了顿,“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
      薛洋听到晓星尘最后一句,无声的笑了,眼眸里放出光彩,这个笑容越来越大。“我明天要吃蛋挞,就你买蛋糕那个店里的,你就说薛洋要的,她们就知道了。”又说,“哎呀,借什么伞呀,今晚雨这么大,明天雨停了你再走,我等会儿带你在店里溜溜。我这里有好多好东西,都可以开个藏品展了。”
      “噢对了,你今晚和我睡,金光瑶他二哥有时候也来这里歇,我这儿有他衣服,等会儿拿给你。都新的。”
        晓星尘还真不习惯初识一个人就跟他这么亲密接触,就算跟认识五年的好友宋岚,他们同床共枕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晓星尘还是拒绝了薛洋的邀请,借了把伞答应了薛洋明天会来,就走在冷风中。
       走出店铺,周围的喧闹声或者风雨声,又刺激着晓星尘的耳膜和他的心脏。晓星尘现在在一家杂志社兼职,就在距离客栈不到500米的另一条街的街尾。那条街的街头有一家甜品店,薛洋最爱吃那里的甜品,晓星尘的蛋糕也是在那里买的。
      晓星尘走后,薛洋一个人收拾了残局,手上还在收拾着,但是整个人都在出神的状态。薛洋看到晓星尘刚开始是很不爽,后来看见他带了蛋糕,给自己分了很大一块,自己就很开心。可当晓星尘拒绝自己的时候,薛洋心里是有点疼的,但他也能理解,毕竟刚认识嘛,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跟你躺床上呢,是吧。哼!
 
      薛洋从他出生...屁,他出生的时候才那么点儿大怎么可能记得。薛洋有个姐姐,薛洋听姐姐说,父母因为被人骗,借了高利贷,结果还不上就被放高利贷的人,杀了。那个时候,薛洋才一岁。就失去了父母。
      五岁的姐姐带着一岁的薛洋,离开了那个家,带走了母亲压在床下的一千块钱。那个家,姐弟俩再也回不去了,放高利贷的人,把房子收走了。放高利贷的人还好没去纠结俩小孩。
       姐姐把钱藏在风衣的内口袋里,带着弟弟漂泊。在可以允许的地方当家。两人的日子过得特别特别特别苦,每次用钱的时候,姐姐都会狠狠抱抱薛洋,好像用了钱,就特别对不起这个弟弟,但是每次用钱都跟薛洋有关。薛洋很早的时候就会走路会奔跑,会说话会逗姐姐笑。
       可是薛洋五岁那年,在人潮中,与姐姐走失了。报了警也没有被找到。从那年起薛洋就开始一个人了,一个面对更多的恶言恶语恶意。没有姐姐的教导,一个人彷徨在单纯的善意和单纯恶意当中。
        薛洋已经很久都没有哭了,可是今晚,他的眼眶悄悄的蓄满了泪水,流了几滴热泪,擦了擦,他就还是那个欺负别人的薛洋。
      
    
[每个人的成长,都跟环境有莫大的关系。我很想有个弟弟妹妹,把我没有的爱给他,从小就好好教他,满足我的遗憾,填补我的酸涩。
            我不会把他不喜欢的强加给他,我本身就不爱强迫别人,没意思。我喜欢薛洋,就是因为在某方面我跟他惺惺相惜,不是同病相怜,那些恶意,那些影响到我心中善意的,都是我身边的人。
             我不想说啦,我总有太多遗憾,我也遗憾薛洋没个姐姐好好教她,没有人去对他好。
             现在我会自己给自己发糖,应该会走老套路,糖里有毒。但是绝对不会是糖里有屎,屎里还有玻璃渣,猝不及防一口毒。]
              我爱你们。

《若以止白》晓薛『一』

he【晓薛】【现代•抱山大学书法系晓星尘(大三)×高中生薛洋(高三)】
  
     几个月前晓星尘因为下雨没带伞,匆匆忙忙躲进一家客栈避雨,嗯一家客栈。这家客栈就立在步行街的一条副街道,周围是现代化的商业店铺,就这拐角处有一家古色古香的客栈。
     晓星尘心想,以前怎么没注意到呢?
     现在已经是晚上9点,原本喧闹街道的声音自打进了这家店,就被隔绝在外了。晓星尘有点渗,总感觉这客栈里会飘着些什么东西。
  
     “喂!你谁啊?来这儿干嘛?”一名少年在阁楼上不耐烦的喊着。
       晓星尘转身对着少年,抬眼看去,一名少年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搭在围栏上,右腿还在抖着。“我叫晓星尘,外面在下雨进来避避雨。”
       “噢。”少年听了这回答就走了,进了一间房。
        晓星尘:.....?
        晓星尘放下手中呵护备至的慕斯蛋糕,将自己身上湿透的外套脱下,拿了几张纸擦了擦滴落的雨水,顺道也擦了擦自己的金框眼镜。擦好后就开始打量这家店。
        确实是一家十分古色古香的客栈,挺大的,梁木看着都很结实,摸上去莫名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好像这木并没有存世千古,而是自己穿越时空回到古代。
        楼上传来脚步声,略显轻快。晓星尘抬头一看,又是刚才那个少年。
       “你好。”晓星尘朝他打招呼。
          少年走到晓星尘对面坐下,撩了一把细碎刘海,睡眼惺忪的看着这位帅哥。“相逢即是有缘,帅哥不如把这个蛋糕卖给我吧,省得我跑出去买。”

         晓星尘想了想...嗯....这个蛋糕是他路过蛋糕店,一时兴起就买了的...“你是谁?”
        “你好,我叫薛洋,这家店的代理老板。噢,我也是抱山大学附中高三的学生。”
           薛洋....晓星尘皱了皱眉。这人他听他妹阿箐说过,薛洋是一个老爱招蜂引蝶的主儿,跟阿箐同班,老是欺负阿箐是个不爱戴眼镜的瞎子。“你这儿有茶么?我可以跟你分着吃这蛋糕。”
           薛洋精神了些,嗯....也行吧,有现成的吃总比淋雨跑出去买好得多。“我给你泡茶,你给我分多点儿蛋糕。”
          “行。”
    
      晓星尘打开蛋糕盒,把蛋糕分好,摆在薛洋那边的有很大一块,晓星尘这里的只有一小块,几口的分量。
      过了十来分钟,薛洋提过来一壶特别香的茶。茶香浓郁,闻着有些甘甜。
      薛洋看着自己面前的蛋糕,有点血涌,有点感动。“你给我分了好多呀。”
      蛋糕的香味混着客栈的味道,也混着茶香和少年的气息。晓星尘的心砰砰跳着,只是寻常的心跳加速而已。
       “这家店铺的幕后老板是我兄弟,叫金光瑶,在抱山大学读大二。这家店铺的主要用途就是给那些商业人士商谈的,环境很不错,也不会出现一堆土老嗨拼命敬酒。”薛洋一边给晓星尘倒茶一边介绍着这家店。
         晓星尘不语,等着薛洋继续往下说。
        “诶,大哥哥,我跟你讲,今天这儿放假,不然就不止我一个人了。它们都出去玩了。”薛洋动作不变,就看了看晓星尘。
          这家店的员工,都是前世罪孽深重的人。死后或在地府当差或化个形在人间为人民服务。薛洋招了些鬼留在铺子里。
          晓星尘接过茶杯,摩挲了一下茶杯边缘,轻轻抿了一口,鼻中茶香四溢,口中茶味悠悠,不苦,还有点甜。“挺好喝的。”
          薛洋嘿嘿一笑,眼睛弯了弯。“那可好,大哥哥你也快吃吃这蛋糕吧。特别好吃的。”
          晓星尘眸子里都憋不住的笑意,露在了脸上,拿起叉子,吃着那一小块蛋糕。嗯....很甜....特别甜.....想吐......
          薛洋看着晓星尘的脸有些不对,赶紧抽了几张纸叠在一起,递给晓星尘。晓星尘一把接过,吐了些蛋糕出来。又喝了几口茶清清味道,总算好了些。
          “大哥哥你吃不了甜怎么还买了这个呀。这个可是那家店里最甜的慕斯蛋糕呀嘿嘿。”薛洋眨着眼睛朝晓星尘卖萌。
          晓星尘无奈扶额,摇了摇头。“薛洋,你别这么幼稚。我是阿箐她哥哥。”
          薛洋听罢,眉头不可置信的扭在一起,他在学校经常欺负阿箐,这位不是来寻仇的吧。薛洋神色怪异的看着晓星尘。“你来寻仇怎么还带着蛋糕?诶不对,那小瞎子怎么有你这么好看的哥哥?她不会是捡来的吧?还是她拐的你?”
         晓星尘笑了笑无奈的又摇头。“我不是来寻仇的,我是来避雨的。阿箐她就是散光...不是...阿箐她确实是我妹妹。”
        
         

[啊.....我是第一次,第一次在这里发文。我很少写文之后填完的.....之前写了一个重生的文,但是吧,古风的,文绉绉不好写,就先写个现代的。我会填完我写的晓薛晓的文。我也尽量每天写,每天更。爱你们,如果有事没更,那么说明,我跟薛洋谈恋爱去了。嘿嘿。标题就用了个喜欢的歌手的名字命名,我真不知道该取什么...........]